您好,欢迎来到沈阳专业刑事辩护律师!
咨询热线: 15524352008

律师介绍

邹广杰律师 邹广杰律师,辽宁省首批刑事法律专业律师,辽宁威旺律师事务所(2016年被辽宁省司法厅评选为辽宁省优秀律师事务所,2018年被沈阳市司法局评选为沈阳市优秀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曾获“和平区优秀青年律师”、“辽宁省优...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邹广杰律师

手机号码:15524352008

邮箱地址:syxsls@163.com

执业证号:12101200510685256

执业律所:辽宁威旺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天津南街190号

成功案例

扫黑除恶案件中实现有效辩护,恶势力犯罪集团及首要分子的指控摘帽

扫黑除恶案件中实现有效辩护,

恶势力犯罪集团及首要分子的指控摘帽,

未认定两个罪名及六项指控犯罪事实,

涉案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依法返还

小程序模板32

本案承办律师:辽宁威旺律师事务所  邹广杰律师

 

【案情简

2019年X月,内蒙古自治区W市《起诉书》及《追加起诉书》指控,2005年X月以来,被告人甲某(本案当事人,第一被告人)纠集被告人乙某、丙某、丁某和戊某、己某、庚某等人,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通过经营XXXX等实体经济的方式大肆敛财。采用暴力威胁、恐吓、肆意滋扰等方式横行霸道、强揽土建工程,恶意排除异己。使用违法、犯罪所得购买车辆、房产等物品。至2018年X月,甲某、乙某、丁某、丙某等人组成的恶势力集团有组织的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10余起,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该犯罪集团利用违法犯罪行为所获得财物及使用违法犯罪所得建设、购买、使用的财物,应当予以没收。

公诉机关指控甲某是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共计涉及14起犯罪事实,涉嫌的罪名有妨害公务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非法采矿罪等共计8个罪名,还有多起违法事实。

案件焦点

1.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指控是否成立;甲某是否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是否应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2.部分罪名及事实的指控是否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侦查机关扣押、查封、冻结的涉案财产问题。

辩护思路

按照《刑法》第二十六条:“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第九十七条:“本法所称首要分子,是指在犯罪集团或者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公诉机关指控甲某是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应对组织的全部罪行负责。对多宗犯罪事实的指控中,“首要分子”是认定甲某需要对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等,共计6起指控的事实承担刑事责任的“关键词”。经过详细的阅卷,承办律师认为,本案不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认定标准,指控以甲某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缺乏证据支撑,指控的违法事实,也难以作为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有力证据

承办律师将庭审的着力点,首先集中在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整体定性认定上。若能实现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指控摘帽,则至少有6起指控的事实不应由甲某承担责任。其次,详论部分具体罪名及事实的指控,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如关于一起涉案金额6万元敲诈勒索的指控,承办律师认为,用于证实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所依托的诸多言词证据中,被害人陈述属于实质意义上的孤证。除被害人的陈述外,均系从被害人处听说,是传来证据,不能对被害人的陈述起到补强作用。且被告人甲某辩称根本不认识也未见过被害人,更未收到过6万元钱。该宗缺少辨认现场的证据,在案缺乏其他直接证据证明,并不能排除6万元钱款具有其他去向的合理怀疑。指控甲某敲诈勒索6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最终认定该起敲诈勒索的指控,证据不足。再次,对部分罪名从与所谓组织的关联性上,指出不应认定为“组织犯罪”,应将“组织”与“成员个人”的违法犯罪区分开来,仅是其他被告人的个人行为,以实现该部分指控事实与甲某的切割,不再对部分指控事实承担责任。如,一起涉案金额20万元敲诈勒索的指控。该宗是丙某个人家庭纠纷所引发,事件具有孤立性,与甲某无任何关联,不应由甲某来为丙某个人家庭纠纷的问题买单。最后,对本案中侦查机关查封、扣押、冻结的涉案财产,承办律师提出,属于甲某的个人合法财产。

辩护过程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邹广杰律师参与了多起为涉黑恶案件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工作,2020年疫情期间,曾远赴新疆吐鲁番为一起涉黑案第一被告人辩护。本案是内蒙古自治区W市涉恶专案,2019年6月,邹广杰律师在接受甲某家属委托依规向有关部门报备后,全力投入本案的辩护工作。庭前会见被告人十余次,详细查阅了本案大量的证据材料,邹广杰律师针对本案庭后分别整理辩护意见及质证意见共8万余字,对本案不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特征以及指控的涉案各项具体罪名及14起指控事实等逐一进行细致分析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罪名辩护的机会。

庭审中邹广杰律师提出,本案并非刑法意义上的犯罪集团,从组织特征、行为特征及危害性特征等多方面阐述发表本案不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认定标准的辩护意见本案并不是具有时间的持续性、行为的惯常性、成员的固定性的犯罪集团本案中组织成员稳定性较弱,大多数的个案皆不能体现组织的意志,本案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具有“偶发性”、“个体性”等特点。本案被告人之间并没有形成严密的层级组织,结构相对松散,彼此之间无隶属关系,没有较强的组织结构、组织纪律及制度,不构成犯罪集团指控的多起“违法事实”,仅是一般的民间矛盾纠纷,劳动纠纷,相邻权纠纷,应受民事法律关系调整,而不应当作为违法事实评价。指控以甲某为首要分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缺乏证据支撑。

同时,针对指控的涉案共计8个罪名妨害公务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非法采矿罪等,共计14项指控事实,逐罪论证,逐一发表了辩护意见;以及若干罪名及指控事实应认定为其他被告人个人违法犯罪活动,与组织目的缺少关联性,不是“组织”犯罪,更不应由甲某个人承担责任的质证及辩护意见。

另外,针对部分罪名及指控事实中,承办律师对涉及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提出,从形式到程序上都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和公安部鉴定规则的规定,也不符合常规的法医鉴定程序,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对涉及的多份价格认定结论提出,不符合价格认定相关程序规定,结论缺乏客观性、真实性,不应予以采信。对涉及的XX技术报告提出,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

该案案情复杂,社会影响较大,庭审持续3天最终,辩护人尽责的辩护工作取得了一定的辩护效果

辩护效果

2020年X月,经评议,一审法院采纳了承办律师提出的构成恶势力犯罪集团的意见,但认为构成“恶势力”。其中公诉机关指控的14起事实中,有6起指控事实,包括1起聚众斗殴、3起敲诈勒索、1起寻衅滋事、1起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指控,甲某不需要承担责任。涉案扣押、查封、冻结的财产,不足以证明系甲某违法犯罪所得,依法返还。

辩护心得

该案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被摘帽,未认定两个了罪名以及六起指控事实。“恶势力犯罪集团”与涉“恶势力”虽然只有四字之差,但判决却有天壤之别。若判决认定恶势力犯罪集团成立,则甲某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这意味着要承担犯罪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面临的刑期也会更长,且财产也将被全部没收。

本网承诺:沈阳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网所撰写的刑事案例,均为邹广杰律师亲办的真实、成功案例,均有相应的法律文书(《起诉意见书》、《起诉书》、《判决书》、《辩护意见》等)为证。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涉案人员、办案机关等均采用隐名处理,特此说明。

【律师介绍】

邹广杰律师辽宁省首批刑事专业律师辽宁威旺律师事务所2016年被辽宁省司法厅评选为辽宁省优秀律师事务所,2018年被沈阳市司法局评选为沈阳市优秀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和平区优秀青年律师”、“辽宁省优秀律师”称号

邹广杰律师从事律师工作十年,坚持刑事辩护专业化,专攻刑事辩护,专办刑事案件。多年来邹广杰律师辩护成功的无罪案件20余(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公安机关撤销案件10余起以及检察院不起诉6起,法院判决宣告无罪2起。罪名涉及职务侵占罪(最大涉案金额300余万元)、诈骗罪(最大涉案金额800余万元)、抢劫、故意伤害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涉案金额630万元)贩卖、运输毒品罪、放火罪、合同诈骗罪、盗窃罪、贪污罪、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等)。

其中,2017年度海城市人民法院宣判无罪的一起历经两次无罪判决的故意伤害案,该无罪案例入选了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和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2017年度(第三届)十大无罪辩护经典候选案例。另,2018年度涉嫌盗窃罪被判十年,入狱七年后再审撤销原判宣告盗窃罪无罪,该案历经了七余年之久的伸冤之难与牢狱之苦,当事人终于等来正义的判决,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撤销原判宣告盗窃罪无罪,当事人依法获释。邹广杰律师其余所办案件中,不乏死刑改判死缓、重罪改轻刑以及缓刑等成功案例。

多年来邹广杰律师承办多起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等成立专案组督办的刑事大要案(沈阳“5.29”黑社会性质组织专案;“6.08”黑社会性质组织专案;丹东“2.12”非法拘禁致人死亡专案;“9.01”专案—沈阳音乐学院艺术学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6.15”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例破获的伪造、买卖、非法使用高仿真军车号牌专案;沈阳棋盘山放火专案;“10·25”生产销售劣质汽油系列专案;锦州义县9.11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专案;公安部督办“10.20”营口市鲅鱼圈区跨省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9.26”鞍山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7.21”吉林省白城市跨省制造、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5.08”沈阳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可待因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5.33辽阳市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2016—17抚顺市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2.01”锦州市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锦州市迄今最大一起制贩毒品案);公安部督办2018—755沈阳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可待因)毒品目标案件;公安部督办2017—28抚顺市跨省贩卖、运输毒品目标案件(30公斤毒品)等。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